家长圈 门户 小升初 查看主题

理论分析-今年小升初会不会真的全部摇号

发布者: L先生 | 发布时间: 2019-12-2 17:01| 查看数: 39|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今年7月份,国务院就发布了重磅信息,要求:

“民办义务教育学校招生纳入审批地统一管理,与公办学校同步招生;对报名人数超过招生计划的,实行电脑随机录取。“

这就是在小升初家长圈引起巨大震动的“全部摇号”政策。按照国务院规定,从今年开始,私立中学再也不能通过考试和走关系,去全市范围里筛选顶尖生源了。

不过,目前市场上仍然充斥着不少“筛选考试“,机构们像往常一样,仍组织学生进行考试,给人以“今年仍然会择优录取”的感觉。

不少家长也表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国家政策虽然不允许,但保不齐很难执行到底,到时候肯定还有各种通道,要是孩子落后可就太可惜了。因为这种态度,今年的小升初冲刺班丝毫没有降温之势,反而异常火爆。

究竟有没有这种可能呢?

这个不到那一天,谁也不知道。但综合各种信息,我们不难仔细分析一下各种条件,理论推演一下各种选择的优劣。



一 国家政策层面



有些人认为这可能只是一股风,也许明年就散了。

这应该不太可能。理由如下:

其一,发文单位是中共中央国务院,这是比较少见的。如果说地方层次的改革,有可能因为某些阻力而暂且搁置甚至取消,但国家层面的改革,体现的是国家对于中长期问题的解决思路,以我国政府的执政效率和执政意志,估计很难被改变。

其二,近些年对于学前教育、义务教育阶段的改革力度很大,这是一套组合拳,并非单一政策。去年年底,也是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意见,民办幼儿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而且近两年陆续禁止了奥数等义务教育阶段的竞赛项目。这些政策的执行,尽管涉及到很多利益集团,但都是斩钉截铁,立竿见影。

其三,就要搞明白国家为什么要花大力气进行义务教育改革,这跟我国目前的现状有很大关系。

首先,中小学教育支出目前所占家庭总收入的比重太高,“月薪五万,不够孩子一个暑假的补习班”在一线城市已成为常态。就我个人的体验来讲,目前小升初阶段的比拼已经达到白热化,在徐州这种二三线城市,一年10万左右的培养费用已经比较常见,往往还要搭配一个全职接送和辅导的妈妈,这对家庭的负担着实太重。大部分家庭都被教育透支,根本就拿不出钱来进行消费,这对国家经济的长远增长,国家产业升级、可持续发展,都是致命的。

其次,开放二胎以后,新生儿数据几乎没有提升,而且根据预测,马上会迎来大的滑坡。一二线城市的青年人,被住房问题、教育问题两座大山绑架,很难有生育意愿。住房怎么说还是一次性消费,有贷款可用;但教育支出非但是经济的持续支出,更对个人的精力和社会资源提出了极高的要求,这成为广大青年不敢生育的主要原因。即便有了一个孩子,面对如此费力的教育,很少有人敢于再生二胎。新生人口过低的问题,也是一项巨大的长远问题。

再次,如果说这些培训有明显的效果,能为国家提供一批顶尖人才,那也算有所收获。关键是,竭泽而渔的超前教育,非但没能让多数孩子在高等教育期间脱颖而出,反而因为过早的开发,让他们掌握错误的方法、失去学习的兴趣、甚至产生严重的心理问题。义务教育阶段的巨大投入,只是一场零和的排序竞争,并没有长远的明显效果;相比较投资实业,没法催生有科技含量的支柱产业、没法走出世界赚取外汇,完全是一场内部的折腾而已。

最后,在一二线、东部沿海城市拼命折腾的同时,中西部、广大贫困地区的孩子,连基本的教室和老师都还没有。我们消耗的巨大资源,如果能转移到中西部地区,将会是一种双赢的效果。发达地区孩子不再被拔苗助长、落后地区孩子获得基本的教育条件。所以,发达地区的无效教育支出一定要被抑制,它需要以其他种类的消费形式,被转移支付到贫困地区,真正实现“先富带动后富”,不忘初心。

通过以上分析,教育减负、教育公平、减少发达地区义务阶段的竞争和教育支出,将是一项长期国策,不可能产生动摇。



二 地方执行层面



中国历来是一个“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国家。政策很到位,地方会不会按照它来严格执行呢?

目前就有很多机构和家长,根据以往经验判定,这肯定不可能执行,私立学校一定还有钻空子的途径。

确实不能说没有,任何一个政策都不可能100%被执行,这是客观规律。即便要判死刑的法律条文,不还是有人触犯么?但通过分析“触犯惩罚”和“触犯获利”之间的关系,我们可以多少预判一点未来走势。

首先,不妨来看一下触犯成本。

去年11月江苏省教育厅也发布了一个文件,是这么说的:

公办和政府公共资源参与举办的民办义务教育学校不得举行与入学相关的任何形式的笔试、面试;

你看,它的限定词就非常巧妙:“政府和政府公共资源参与举办的”。这就给了执行者很大的解释空间,因此去年我们这边的私立中学,都还举办了面试。

因为,就算有关单位来查处,地方还是有基本的解释空间的,比如:

我们没有政府公共资源参与。
我们没有举办笔试,只有一点点面试。

但今年国务院的文件,没有任何限定词,用的是“民办义务教育学校”、“同步招生”、“全部摇号”等无法做任何辩解的词。

考虑到国务院政策的威慑力,又没有任何的解释空间,今年大概率是不可能有任何公开的考试信息了。

有些家长又会问:明面上不考,私下里会不会偷偷考呢?

做小升初专业辅导的机构,肯定也会从这种角度给予各种明示和暗示,甚至有可能透露自己有一定的推荐名额。主要是,这种信息的可信度有多大呢?

作为中学,自然是想要好生源的;而作为机构,自然也想让自己的学生到重点中学里去。从博弈角度来讲,这是一种互惠合作,双方特别容易达成合作,因此在过去没有政策限制的时候,这条通道可以输送不少学业特别好,或者资源特别好的孩子。

但这是有前提的,即小升初存在考试的筛选。这个需要解释一下,存在考试的时候,学校具有主动的选择权,毕竟笔试就算有成绩也不公布,至于面试更是老师的一家之言,所以无论学校怎么选,都可以解释。

我们打个比方,即便某个知名小学,家长资源特别好,在机构里抢占的名额特别多,通过类似的通道多数都进了某重点中学。但你并不能说什么,因为有可能是这个学校的孩子确实都特别厉害,重点中学择优录取,你有什么好说的?

但现在不一样了,如果政策改成了全部摇号,就不再有择优录取的合法性。那么,即便一个学校的家长资源特别好、在机构里抢占的名额特别多,重点中学也有个难题:要不要真的像往常一样录取呢?

因为如果真录取了,会出现一个无法解释的现象。按照规定和以往的惯例,摇号是必须要公布摇号名单和录取名单的,如果真的通过某些途径,把那些成绩好、有关系的孩子暗地里招进来,那么录入名单会存在明显的统计学问题:

为什么整体的录取率只有1/10,而某某重点小学的录取率却有1/3呢?

数学是不会说谎的,统计学的魅力之花在这里开放。这是难以辩驳的事实,是任何一个市民都能看出来,任何一个高层领导想查就能找到的证据。你总不能说:某某小学的孩子运气都特别好,所以摇到概率特别高吧。

所以即便中学仍然想要好生源,但需要额外考虑一下,因为触犯的成本升高了,而且无法掩饰。除非学校敢于不公布摇号结果,或者在公开招生之外再额外招生,但这都会引发更大的问题,是校领导们不得不权衡的。

推论下来,即便今年仍然会有一定的择优名额,但因为种种规则限制和触犯成本的升高,数量也会比以往少很多、也一定会更隐蔽。根据供需关系,难度和价格也会提高很多。

所以作为家长们,必须要想清楚这些事情。如果市面上还有大张旗鼓地宣传自己有名额的,不妨要多考察一下;如果价格还和以往一样便宜,不妨要放个心眼;也并不是说去年有今年就一定还有,因为通道的放窄,一定会让很多机构被淘汰出核心圈。

作为相关的参与者,无论是家长、学校还是机构,肯定都还会以试试看的态度,去参与今年的小升初博弈,这是无可厚非的人性。但从长远角度来看,教育公平化是一个长远的趋势,即便一年不成,以后也会朝着这个方向去走。这对绝大多数顶尖阶级以下的家长,都该是一件好事。

有更多的自由时间、更和谐的亲自关系、更多的金钱可供提升生活品质、以及能够更自主地选择孩子的成长方向,这该是我们所向往的生活。

对孩子来讲,更关注他们的好身体、好情绪、学习兴趣和习惯、心理和品德层面的素质,这些都是目前极其缺乏的。

至于学业,就让真正适合学习的那些孩子脱颖而出好了,其他孩子毕竟还可以健康成长;至于现在,所有人都拼到全力,可真正能上清华的,仍然还是那几个原本就该上清华的,其他孩子反而失去了太多,却什么都没得到。



最新评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