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圈 门户 家庭教育 查看主题

与其教孩子如何成功,倒不如教孩子面对失败

发布者: L先生 | 发布时间: 2019-11-29 16:47| 查看数: 31|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前两天,又看到了一则关于女孩在校遭体罚后跳楼身亡的新闻。起因是12岁的女孩因为没有完成作业,被老师当众严厉批评和打手掌。  像这样的新闻,总是隔三差五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而每一次评论里都会出现许多关于“孩子们的心理承受能力太差”之类的吐槽。 微信图片_20191129164943.jpg   其实,就新闻里这个事件,我们很难得出判断说女孩就是因为抗挫力不够导致的悲剧,她生活和学习的整体环境都有可能让她有无力负担的地方。把原因归结到女孩身上,的确太不负责。  但对于像我们一样普通的父母来说,我们无力改变学校和老师的教育方式,也影响不了社会环境,那除了在给孩子一个温暖的家庭和良好的亲子关系外,培养孩子的抗挫力是自然的选择。  我发现,还是有太多人对“挫折教育”有误解。在我看来,并不是现在的生活太过安逸,才造成了孩子们心理如此脆弱,而是整个社会、大环境都太想“赢”  不论是父母、学校还是老师,都不断的告诉孩子要去“赢”、怎样去“赢”,可大家却都忘了,要怎么告诉孩子正确看待“失败”。1“国际失败日”,让我们为失败点赞
  几个月前,娃去参加了一次国际象棋比赛。那是她学棋以来参加的第一场比赛,本来就抱着“打酱油”心态的我,还是没想到娃会中途弃赛。  其实那天到比赛现场,娃就已经显露出了一些畏难情绪。因为时间有限,我没来得及安抚,她就和领队进去了。  到第二局输棋之后,她就开始想要放弃。老师没办法说服她,我也因为没注意老师发来的信息,没有及时赶过去疏导和鼓励她。  结果,第三轮时,娃就怎么也不肯去比赛了。
  其实我早就发现,我家娃的性格有些要强,许多次在竞技比赛中,一旦要“输”她就会开始闹情绪。  平时的钢琴练习也是,她对自己要求高,一旦做不到就很容易有挫败感。经常一边崩溃大哭,一边喊着:“太难了,我总是做不好!”然后,就变得有点畏缩,不愿意再继续弹下去了。  我之前一直觉得,孩子的“抗挫能力”是会随着成长而改变的,不用太过焦虑。但这次的弃赛还是让我有些在意,晚上躺在床翻来覆去的想,如何才能帮助她改善这种“输不起”的心态。  没想到,让我灵光一现的,是一则关于芬兰的文化新闻。  在芬兰,每年的10月13日,那里的人们会过一个“国际失败日”。这一天,大家会在网络上“自曝其短”,把自己的失败经历分享出来,一方面释放自己的压力,一方面鼓励大家坦然面对失败。  2010年,芬兰大学的学生为了鼓励更多的年轻人创业,创办了这个节日。  没想到,第二年,就有许多像诺基亚的董事长、愤怒小鸟的创始人这样的大咖纷纷支持这样的节日。就这样,越来越多的成功人士、普通人都加入到了“失败打卡”的热潮中,分享着自己的失败故事,以及他们克服困难的经验。  九年来,这一天早已成为一个庆祝、赞美、拥抱失败的节日。  在“Day For Failure”官网上,写着这样一段话:  “‘失败日’是向世界展示一些愚蠢、错误、尴尬时刻和其他失败经验的最好的日子。这有助于让我们学会赞美缺点和失败,分享失败经验,并让我们转变对失败的看法,从对它的恐惧,变为一种学习的机会。这样的节日,会让每一个失败的人都感到,自己不曾孤单。”2知名大学的“挫折教育”,把失败当作学习
  不仅仅是芬兰,近些年,一些国外的知名大学也察觉到,从名校一路走来的学霸学神们,有许多人都“输不起”。面对挫折,心理弹性比较差。  于是这些年,名校纷纷启动了挫折教育项目。比如普林斯顿大学的挫折教育项目“Perspective Project”,意在给学生们提供一个空间和平台,通过视频、写作等方式来分享失败。  正如该项目官网上所说:“如果我们一直生活在拒绝和失败不应该存在于我们生活里的信念中,我们就没有成长和尝试新事物的空间,因为我们总是害怕暴露我们的不完美。”  哈佛大学也开展了名为“Success-Failure Project”的挫折教育项目,通过采访哈佛校友成功和失败的经历,鼓励学生思考和解决以下问题:  谁来定义我们生命中的成功和失败?  什么让我们感到满足,什么是成功?  我们为什么而工作?我们在为谁工作?  我们对成功和失败的信念从何而来?  对我们的成功和失败负责、从中吸取教训或只是忍受痛苦,这意味着什么?  什么因素和感觉在成功和失败中起作用?那么野心、创造力、完美主义、运气、快乐、义务、竞争、正直、恐惧、才能和协作这些因素呢?  成为一个优秀的、成功的人意味着什么?  这些知名学校开展的“挫折教育”项目,最根本的目的都是引导学生们改变他们对“失败”的固有看法,不把“失败”看做某种让人害怕的东西,而是一次学习的机会  再来想想我们接受的教育,失败总隐隐地透露着不光彩和灰暗。当大环境只想着如何才能“赢”时,“失败”自然就会成为某种恐惧。  这也是孩子们甚至是我们自己为什么会在面对挑战时,因为巨大的畏难心理,而直接放弃;亦或在困难之下,不愿意再去尝试的根本原因。  之前带娃在北海道上滑雪课的时候,教练一开始让大家进行的就是“摔倒练习”。而欧洲的滑雪场,教练还会带着孩子们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孩子们在限定的范围内自由滑行,被教练追上的人需要立刻倒地并自行起身。同时,教练还会告诉大家,一些摔倒的技巧、站起来的方法。  想象一下,如果教练一上来就一直强调怎样保持平衡,怎样才能不摔倒,是不是初学者会变得更加紧张和焦虑起来呢?反而是这样的失败训练,才能让人一下子放下紧张,踏实练习。3看淡失败,陪孩子一起面对困难
  尽管就我了解,目前我们身边的学校还没有这样的课程,但回想自己在生活中,也真的是很少和孩子主动谈失败。  之前,我和娃习惯在睡前各自分享一件开心的事情。自然而然的,我们会都倾向于说一些成功的小事,我也不太喜欢把自己的“挫折”与“烦恼”讲给孩子听,总觉得怕流露出一些抱怨的情绪,给孩子传递某些负能量。  但在看到芬兰和一些知名大学的实例时,我开始尝试着每天和娃、娃爹分享一件失败的事。讲讲自己遇到了什么样的麻烦,是什么原因会产生这样的困难,有没有什么方法能解决,如果暂时不能解决,又该用什么积极地心态去再次尝试。  上小学之后,我会提醒娃每天写一点短短的“日记”,之前我鼓励她多写一些关于感恩身边人和发现自己的优点的话题,而后来为了改变她对于“失败”的看法,我开始提醒她每天也要尽量记一件困难的事。将这件事的难点、没做好之时自己的感觉和有没有什么解决办法记录下来。  除了彼此分享失败,我觉得我们自己也要从心底改变对失败的旧观念。  有时候,尽管我们在孩子失败的时候,对孩子说着:“没关系,失败是正常的,不要紧”。但其实,许多其他的生活细节,却暴露了我们其实根本就无法容忍失败。  想想我们每次面对孩子一再算错的题、一再拼错的单词,以及在学校某些令人失望的表现时,所表现出的愤怒、失望,再配合那些压抑不住的脾气,是不是也在无形向孩子传达:  “失败是令人憎恶的。  我们的态度,会让孩子对失败产生莫名的恐惧。  当然,这并不是说,在孩子犯错、失败的时候,我们要违心地去赞美,而是希望我们能淡化对失败本身的评判,而更专注于对过程的审视。  我们还要明白一点,孩子遇到困难会哭、会难受,会产生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其实都再正常不过。这也并非说明,孩子的抗挫力就很差。  “抗挫力”看重的,是他们在情绪乌云飘过之后,能不能尽快恢复,并重新再去尝试。  要知道,“认识失败”也包括让孩子沉浸在失败中,去体验那些有点糟糕的感觉。所以,在和孩子一起面对失败时,还要加入一些我们的理解和倾听,以及一点点游戏力,化解这份沉重。  就拿娃每天练琴来说吧,其实最初刚开始陪练的时候,真的每天充满了各种鸡飞狗跳。  本来作为一个初学者,就会错误百出,再加上娃的个性又对自己要求颇高,每次一做不好,就会崩溃大哭。  最初,我的情绪也特别容易被娃的脾气引爆,就觉得,弹个琴而已,有必要搞成这样嘛?  但在国象弃赛那件事之后,随着我慢慢转变对失败的看法,以及平时有意识去和孩子分享失败的经验,我和娃都有了一些改变。  我会对她多了许多真心的理解和共情。想明白在失败的时刻,她最需要的是我的支持和帮助,我要跟她站在一起,去解决问题。  于是,在她有情绪、有挫败感的时候,我会更多的鼓励她、安慰她,跟她一起去想怎样才能更快的平静下来,怎样才能攻克这次的“任务”。  我不再认为,这种“挫折”是她需要自己独自消化和处理的;而是觉得,在刚开始的时候,她需要多一点的爱和支持,才更有力量去面对挫折。  每每在我们一起努力解决掉情绪和困难,完成练习之后,她都会特别开心地鼓励自己:“我可以的,不要怕,不能躲,要多练习去打败它!”  当然,这样的理想状态也不是时时都有的。她还会不断出现想放弃和很烦躁的时刻,但我心里很清楚,“挫折教育”是需要长期去学习和练习的,不可能通过短期或者一段时间的突击就会改变。  有了这份心态和自我觉察,再看到孩子失败的时候,我也能淡定许多。  一个人的“抗挫力”,是跟他解决问题的能力、社交的能力、是否有足够的支持力量等因素息息相关的。而很关键的基础,就是他如何看待挫折。  我们的挫折教育,也不能缺少这堂“失败课”。  如果孩子们都能把“失败”看做“试错”,也能在挫折中找到前行的方向和力量,那么,这份不灭的热情,就能带他们去到更远的地方。

最新评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