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圈 门户 初升高 查看主题

学霸吃不饱,学渣吃不消,禁止分班考试惹争议

发布者: L先生 | 发布时间: 2019-11-26 15:01| 查看数: 42|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如果学校没了重点班实验班,学霸跟学渣做上同桌了,中国家长会同意吗?

教育部日前召开通气会,提出要减少考试次数,不得公布考试成绩和排名,坚决禁止分班考试,实行均衡编班。

中国新闻周刊微博针对此话题设置了一项投票活动,认为不该禁止分班考试的人占比近六成。

点赞最高的一条评论写道:“分班考试可以把不同基础的学生分开,考学校不就是按名次录取?所以学校排名我觉得没毛病。”

均衡

禁止分班考试,是继续为孩子减负举措的延伸。

2018年年末,教育部等九部门联合发布《中小学生减负措施》,也称“减负30条”。今年各地相继贯彻落实,已有24个省份出台了具体实施方案。

方案越来越细致,甚至细致到作业不能超过多少分钟,考试频次不能强于什么程度。

比如上海要求小学不进行期中考核;天津要求小学一至三年级不得举行统一考试,四至六年级每学期可举行1次,其他年级每学期不得超过2次。

在此次通气会上,教育部基教司明确要求减少考试次数,且不得公布考试成绩和排名,坚决禁止分班考试,不片面以升学率考评学校和教师,更不得给学校下达升学指标。

对于这一均衡要求,不少家长却持相反看法:“你背不下来的书,总有人能背下来,你愿意拖到明天的事,总有人今天努力做完,那么不好意思,你想去的学校也只能别人去了。”

专家指出,一刀切的教学模式,对学生的发展有其不利的一面。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中小学生在接受知识的快慢、心理状态、体能发展等诸多方面是不会整齐划一的。

尤其是在初高中阶段,学生成绩差距越拉越大,教师只好根据中游水平学生的掌握程度调整教学进度和难度。趋中现象久而久之,就会出现学霸吃不饱、学渣吃不消的状况。

升学规划专家、北京大学副研究员梁挺福理解中国家长的这种担忧,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背后还是对教育资源投入和师资力量分配的焦虑。”

而且,为了孩子能够考上好学校,家长会特别重视提高成绩的效果。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小学和初中只有分高分班了,提高分数的效率才会更高。”

分层

分班教学是基于学生的差异,在学生差异基础上的个性化教学模式被称作分层教学。

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中提到,“注重因材施教,关注学生的不同特点和个性差异。推进分层教学、走班制、学分制、导师制等教学管理制度改革。”

我国分层走班制教学模式改革,源于美国的选课走班制。学生根据自己的真实爱好和成长需要,自由地选择相关课程进行学习,几乎每一位美国高中生都有一张属于自己的课程表。

在更加细致、科学的分层教育中,一个学生可以同时在数学快班、英语慢班学习,既避免了在数学慢班里磨时间,又避免在英语快班里听不懂。

不过,梁挺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我国学生人数多,与有限的教育资源自然就产生了矛盾。”

以高中为例,根据《2018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全国普通高中在校生2375.37万人,专任教师181.26万人,生师比达到13.10:1。

另外,分层走班制要求更多的专业型教师。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北京大学教育研究院研究员卢晓东曾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我国师资问题呈现质的短缺。

学生人数多,优质师资不够,学校只能进行简单的分层教育,即简单地分成实验班与普通班。

而且,在优质师资不均衡的情况下,往往好班有好老师教,普通班由普通老师教,资源往重点班倾斜,因此家长才会挤破头让孩子进重点班。

实际上,分层教学跟教育资源均衡并不矛盾,教育资源均衡着重的是孩子接受教育的公平,分层教学看重的是学生学业的培养。

竞争

即使在义务教育、高中教育阶段不分层,到了高等教育阶段依然是分层的。

在高考这个环节,依然是根据学生的分数决定他进什么层次的学校,是进高职、普通本科还是211、985甚至清北。

考上名校,照样会看到班级分层。这些年,实验班、基地班、卓越工程师班不断涌现。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高校开设的实验班已有近百个。

梁挺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对于一些有特色的中学或者重点中学,为了更好地适应大学的改革,一些实验班是必不可少的也是需要的。”

2019年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将超过50%,实现高等教育普及化。我国高考录取率从1998年到2018年的20年间翻了2.4倍。

不过,重点大学的录取率只有约5%,能挤进985的学生只有约1%,清北录取率仅为0.07%。

梁挺福跟中国新闻周刊指出,“如果所有中学都按照普通培养的模式,那么对接未来大学的培养就缺乏输送优质生源的土壤。”

储朝晖跟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禁止分班只改局部问题,但这里抓一个问题,那里又会出现一个问题,按下葫芦浮起瓢,问题可能会越来越多,以至于抓不完的,所以一定要系统地考虑。

储朝晖认为,“真正对孩子有利的不是简单的分层,而是要改变当前教育评价标准过于单一的状况,走向多元的、多主体的评价,让学生能够有自主选择的空间,这是未来发展的大方向。”

梁挺福也指出,“大学有自主招生、保送生、艺术体育特长生、综合素质招生如浙江的三位一体,已经是多元化的招生,注定中学的培养也需要有多元化的模式,这是很重要的一点。”

最新评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