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圈 门户 小升初学习 查看主题

一位校长眼中的“小升初”和五、六年级的关系!

发布者: L先生 | 发布时间: 2019-8-28 11:16| 查看数: 163| 评论数: 2|帖子模式

微信图片_20190826161343.png

全国十大明星校长卓立老师认为,小升初的准备,从五年级(小升初前一年)就可以开始了。

这种准备,可不仅仅是确定升学目标、为孩子积攒“简历成就”的应试升学手段而已。可以说,我们面对孩子小升初,所有该做的准备,可能会面对的“棘手”问题。小升初核心内容,包括五个方面:
1、以不变应万变,国内小升初政策的总体趋势是什么
近年,小升初政策不断调整,引发了我们无穷的焦虑:怎么应对?规划好的升学策略,到时候又失效了怎么办?这其中,总趋势是什么?“万变”中的“不变”是什么 ...

2、小升初阶段,孩子需要培养的关键“学习力”有哪些小升初阶段的孩子,关键任务是“学习力”的养成,为进入初中做实力上的准备。如何养成“学习力”,有非常具体的实操建议。
3、压力之下,如何帮助孩子顺利度过青春前期,收获优质亲子关系小升初阶段的孩子,处于青春前期,如何与他们共同面对升学压力、成长困惑;此外,这期间的亲子关系可能奠定你和孩子一生关系的基调;这些问题,如何面对?
4、如何帮助孩子为进入“中学生”状态做好充分准备从思维方式、学习习惯、生活习惯,到亲子关系、校园关系… 如何帮助孩子从“小学生”状态进入“中学生”状态 ...
5、升入初中前各科学习上的框架和重点是什么五年级的语、数、外的学习目标分别是什么,这里我们要帮助孩子掌握的知识框架是什么,核心能力是什么 ...
这五点,就是我们面对孩子小升初,需要做好的五方面准备。
卓校长在自序中所说:
我相信能够认真来阅读这本书的父母,都是对孩子的未来有期许、有要求、负责任的父母。
我也知道大家在拿到这两本“小升初家长手册”的时候,直观的第一个念头都会想赶快看看有没有什么升学秘籍呀,可以学习的成功案例呀,特别的升学途径呀……但是,请相信我,这两本书中说的都是“小升初”非常重要的几件事。
即便你现在看向我的眼光可能还有疑惑,相信经年之后,当你偶尔从书架上翻起这本书,你会由衷地说一句:是的。你更会庆幸:自己真的尝试去做了。


下面,和大家分享一些卓校长的精彩书摘:
卓校长谈小升初焦虑:小升初浪起云涌,我们学会踏浪而行

进入小升初这一年,父母们普遍开始焦虑。是的,面对选择权并不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升学大事,面对即将如期到来的“未知”,焦虑是再正常不过的情绪了。
记得有一天,六年级的宋裴汐妈妈在校门口碰见我,这位裴汐妈妈是我们学校家委会的积极分子,在我们不少的大型校际活动上都有她热心协助的身影。看到裴汐妈妈欲言又止的神情,我停下脚步问她:“您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吗?”
看到我专门问她,裴汐妈妈倒有些讷讷了,憋了半天,张口一句话出来:“校长,我感觉很焦虑。”
我点点头,不只是她,六年级的父母们都会多多少少陷在焦虑的情绪里。但有的时候,焦虑不见得是件坏事。
对于升学的焦虑让我们把“关注孩子的学习”这件事情的优先级又一次提前了,促使我们尽力为孩子寻求最优的升学路径,也花尽量多的精力关注孩子的基础知识、学习习惯、学习方法的养成……
父母们的焦虑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在六年级这个节点上,自己付出多大的努力,也总有隔山打牛的落空感:
  • 最优的升学路径不是自己想找就能找到;
  • 国家的升学政策在进一步的调整和完善中,大大小小的变化每年都在发生;
  • 而唯一能够对应政策变化的孩子的学习实力,也随着孩子的日渐长大,渐渐或者早就不在家长的努力就能改变的范围之内。


六年级,孩子们将面对自己人生第一个有意识的考验。
如果说孩子们几年前升入一年级,只是顺其自然的入学,或者即便有考验也是无意识的被考验而已,那么六年级,准备面对即将到来的小升初,就是孩子们需要有意识、有准备来迎接的考验了。这个考验,不一定是考试,但也是他们以后将面对的中考、高考、入职考、就业考……各种大小考验的第一次正式练兵
但是,六年级,十二三岁的孩子们其实还处在学习习惯的不知觉期这个不知觉阶段通常会持续到他们进入中学的中年级。现在,他们的学习方法还没有得到主动的总结和运用,他们的学习成绩和智商的关系与中学、大学相比,还呈现更高比例的正相关。
所以,在这个阶段,家长们需要也只能和孩子们更紧密地站在一起,调动自己的全部智慧、资源和能力共,同迎接小升初。焦虑难以避免,与之安然共处是我们的最好的选择。
的确,小升初的政策近几年一直处在接连不断的大调整和小修订的状态之中,再加上各地区省市,甚至区县,也在不断出台各自小区域的更新的升学政策。公立义务教育已经普遍推行就近入学、派位摇号入学。
即使是选择了参与民办教育、特色学校的选拔,那些孩子三四年级时,心向往之的计划;在孩子刚上五年级时,全力以赴的准备;到了六年级,却愕然发现,孩子之前考上的那些证书、获得的那些奖项、收获的那些肯定,已经不能成为他铁板钉钉被优录、被推荐成为初一年级尖子班成员的理由。
困惑和焦虑都是难以避免的。我们的焦虑更多来自于对自己切身相关的事物的“未知”。
  • 我的孩子面临的小升初政策会是怎样?
  • 政策的变化是更利于孩子获得优质的教育资源,还是相反?
  • 最近几年每年政策都有调整,我们该如何为之做准备?


小升初政策在这几年迅速调整,,各种选拔性入学途径的一连串取消,其实说明了我们国家在义务教育阶段向公民素质教育全面转变的决心。
为什么要转向素质教育?我想,简而言之,就是发现更多人的更多可能。这是每一个人个体发展的需求,更是社会发展的需求,就像农业社会需要将更多的人禁锢在土地上、工业时代需要复制更多的技术专家和技术工人一样。
人类社会进入了飞速发展的“后信息时代”“智能时代”,社会的各个细胞在以前所未见的速度分裂、集合、融会、核变……没有人知道当我们的孩子走入属于他们的时代的时候,那个时代还是否需要今天所谓的职业岗位;也没有人能知道明天淘汰自己的是哪个不相干的行业,而成就自己的又是哪一种潜能。
我们无所不知,我们一无所知。所以,我们能做的,就是给我们的未来公民更多的人生可能。而不是在他们的童年时代,填鸭式的应试教育早早压榨掉他们天然的学习能力、对世界和自我的好奇,以及发展中的无限可能。

减负政策刚一公布,朋友圈里就迅速流传着一篇火气十足的檄文——《教育部,请不要给我的孩子减负》。文章大意是:谁告诉你学习是欢乐的,是不需要付出代价的?谁告诉你学习不要经历与惰性斗争的痛苦?
发达国家,比如日本,在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去负担、去痛苦”的教育方针也实施得如火如荼,后来呢?日本学生在数学、阅读、科学方面的综合性素养节节败退,有的已经掉出前十名。而近几年日本人在诺贝尔奖上多有斩获,是减负的效应吗?算一算科学家们的年龄,日本是不是正在享受减负之前的最后一波红利?
真的是这样吗?
在21世纪第1个十年里,日本PISA成绩下降(PISA ,经合组织“国际学生评估项目”),曾经被作为日本实行素质教育(日本国内又称宽松教育)失败的重要证据之一。但是随着第二个十年里,接受完整宽松教育的孩子重回前列,并且在国际成人能力调查PIAAC中胜出,日本学界开始反思的是目标与手段、目标与环境的问题,而不是素质教育的方向性问题。
回到我们孩子的小升初上来。很多有眼光有见识的年轻父母们会说:大趋势、目标和方向我们都理解,但是:
  • 隔壁的豆丁就是比我们家孩子能解更多的数学题、能说更流利的英语,未来一样站到优质中学的门前,人家就是更愿意录取豆丁这样的孩子。怎么办?
  • 不让孩子上数学思维,我敢吗?
  • 不让孩子考KET、PET,我忍心吗?
  • 不上小初衔接的课程,提前学点中学的东西,我放心吗?


这些忧虑有没有道理?有道理!
我们不能奢望绝对的平均,社会本身就是复杂多元的,没有划一的起跑线,天然起跑线不同。这是社会客观现象,需要从个体出发,克服盲目攀比,实事求是地面对多元的社会。
但是我们也需要理解全局的人才观——承认每个人的天赋不同,成长途径不同。全方位、多角度、多层次地培养各级各类人才,为每个孩子的成才铺平道路。
我反对精英教育。因为那是少数人的教育,容易局限在分数上。而真的人才不见得只是考100分的那些人。领袖级人物的“十名现象”已经被大家反复提及和思考。
今天的教育是给多元能力的呈现提供更合理的平台的教育,可以通过更多渠道、更全方位来发展的教育。我们要发现孩子,扬长避短,不要拔苗助长。强拉短板不如舒展长板,会当孩子的伯乐,需要排除非理性化思维。
一拍脑门儿地、将父母的理想强加给孩子,都不利于孩子成长。年轻父母们尤其不要强迫孩子在父母摔跟头的地方爬起来。
素质教育是大势所趋,但是,为指向目标而采取手段的过程、带动环境的转变都依然需要假以时日。而我们的孩子身处变化中心;那么我们需要做的首先是顺势而为,作为父母,展开自己的羽翼,尽可能地保护孩子;同时不被环境所裹挟,进退有度,以成人的有意识带动孩子的无意识前行。这一代的年轻父母们任重道远。
很快,随着一些家庭第二个孩子的入学,这种教育体制转变阵痛期的冲撞会因为一个家庭中同时有多个孩子入学,而在一个短的阶段会变得更加尖锐。
可以肯定的是,未来小升初的具体办法规则政策还会有所调整,就像钱塘江的天文大潮一样,对于小学生和他们的家长们来说,它虽然都会在六年级汹涌而至,可波涛的力度、方向、横扫一切的时间,都会有变化。这种变化,经常是不可预知的。怎么办?我们怎样面对这种未知的波涛汹涌?
宋代词人潘阆有一阙《酒泉子·长忆观潮》,恰恰是写观钱塘江大潮的。它的上半阙把浪潮到来时的叵测惊心渲染得十分到位: “长忆观潮,满郭人争江上望。来疑沧海尽成空,万面鼓声中。

没错,潮头到来的时候,谁都不知道与上一波有多大的不同,也会有心惊胆战的时候。然而,弄潮儿们并不怵,他们已经在浪潮汹涌中摸爬滚打、呛过水、翻落过潮头,最后以高超的技能与无畏的勇气,学会了踏浪而行,学会了借力打力,学会了抓住那种转瞬即逝的平衡。
对即将进入小升初实施阶段的孩子来说,也是这样。你阻止不了波涛汹涌,解决焦虑与忐忑,你唯有学会踏浪而行。
这种踏浪而行的能力,对于父母们来说,就是和自己的焦虑情绪安然共处,以整个人生的长度为坐标,回看小升初这件事,就会知道这件值得我们在战术上严阵以待、踏实备战的事情,在战略上还并不是人生几个重要的制高点之一。结果是否如愿以偿对于整个人生来说更多的是练兵和提示,并没有过多决定和转折的意义。
而对于孩子们来说,这是学习习惯开始由不知觉到自觉的演变的开始。如果说小学阶段孩子良好的学习习惯更多来源于低中年级时候父母的有效敦促和先天的气质类型的影响,那么小升初的这个阶段性节点的出现,就是在旗帜鲜明地提示孩子们自己:我们需要跨越小学生亦步亦趋的学习习惯和思维方式,开始有意识主动习得初中生应有的发散思维、质疑能力、自学能力与规划时间的能力,懂得将各门功课之间的壁垒打破,懂得寻找课程交叉部位的新问题、新思路,懂得去向老师主动求助,补上自己的思维漏洞……
其实只要父母与孩子们理解并学得了这种“踏浪如骑鲸”的本事,无论小升初的政策怎么变化,孩子与家长,都将以一种巧妙的动态平衡,去应对层出不穷的考验,再不会惊慌失措。
那天在学校门口匆匆一遇,我没有来得及把我的想法抽丝剥茧地向裴汐妈妈一一道出,所以回到办公室静思良久,落笔在此,诚恳地与各位小升初的大家分享。

卓校长谈五年级:小升初前一年
五年级的孩子最重要的事情是在认识自我的同时,能够发自内心地接受自己、认可自己、喜欢自己。只有在这个阶段建立起对自我的正确意识,才最有可能在接下来的新阶段里建立与整个世界的良好联结,找到最适宜的位置和最从容的关系。
而同时,五年级这一年,孩子们陆续进入青春前期,父母和孩子之间相处的模式开始在无声息中发生巨大变化,这一年父母和孩子相处的方式很可能决定一生亲子关系的基调。
亲子间的沟通方式在这一年里将变得前所未有的重要:信任还是对立,坦诚还是叛逆,包容还是敏感……父母们在这一年里主导的亲子关系,还将直接影响孩子的个性形成,对孩子接下来的青春期乃至漫长的一生都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我们大人们更关心的学习呢?跨过了三四年级的学习转折期,即将迎来六年级和中学的学习。五年级是可以喘喘气的一年吗?当然不是。“小升初”的准备在五年级就真实开启了,如果到六年级才如梦初醒开始准备,压力自然更大。
五年级,正式的升学流程还未启动;在进入流程之前,省察学习力,及时查漏补缺是五年级的核心任务。
《小升初家长手册:欢迎来到五年级》全书着重带领五年级的孩子和父母省察孩子学习力的养成情况,为即将到来的小升初实力准备。学习力的养成情况分为三阶段:初阶——完成任务阶段;进阶——求甚解阶段;高阶——融会贯通阶段。
在五年级,我们的孩子大部分能够到达“完成任务”阶段,是为我们常说的中等生;极少数的孩子会挺进到“力求甚解”的阶段;“融会贯通”更多地体现在部分孩子的某些学科或者某些领域中——不仅小学阶段,就是中学、大学,真正学通了的孩子都很少见。
在这本书里,我将和父母孩子们一起,分层级分步骤地省察我们之前四年来,一步一步养成的学习力,建立起来的学习习惯,以及社会行为习惯、家庭生活习惯;查漏补缺,坚固基石,才会有未来一天的万丈高楼平地起 ……

卓校长谈六年级:小升初这一年
六年级,我们将真切直面小升初。
这时候每个家庭所要面临的第一个选择是:我们直接选择公立学校的派位入学?还是要参与特色学校、民办学校的选拔?
每一年在六年级开学的家长会后,总有为数不少的家长如梦初醒地围住我问:“校长,我们这都六年级了,您刚才说的那些为小升初的准备,我们还来得及吗?我们现在还能做点什么呢?”
“种一棵树最好的时机是10年前和现在。”养育一个孩子也是。
“现在”是一个很关键的时间。
如果我们建议一年级就动手的事情,您忽略了;三年级、四年级考虑的事情,您忘记了;五年级就可以着手的事情,您和孩子也没有动手……那么现在,马上上手也是最好的时间。
只是您可能就不能用充裕的时间和从容的心态来处理了,它得成为您和您家庭中优先级最高的事情,重要而且紧急。
这种急迫感,可以在家长这里适度缓冲后,让孩子也能够有所感受。让我们的孩子承受适当的压力,未来他们在需要将压力转换为动力的更多场景下,就会游刃有余。
无论是对升学途径的了解,还是希望孩子为选拔做出准备,实力的准备远远比各项证书的准备来得更重要。
我们不否认,证书的准备,在当下的升学选拔中有显而易见的影响力;但我更亲眼见到更多学校的选拔在不断加大在实力考察上的权重。在六年级伊始的时候,最重要的是,不要白白焦虑,马上动手去做——这就是迎接小升初的最强准备。
我们的小升初正在由半选拔性入学向均衡就近入学全面转变,三好、推优、特长……各种选拔性手段都已经成为了过去时。这个转变的过程无论快慢都会带来阵痛,因为要适应新的规则,就要调整方向,调整用力的点。
很多父母焦虑于:均衡就近入学,不就是全凭运气了吗?能派进口碑好的学校自然是谢天谢地,那万一派进口碑不好的学校呢?如果小学对应的片区就没有口碑好的中学呢?
其实,在六年级,父母诸多的焦虑,孩子的困惑迷茫,都是因为我们还是在用小学阶段的思维迎接中学生活,还是站在一个节点上看节点,也就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想想为啥各不同?“只缘身在此山中”。
所谓的差的学校越来越少,集团化、片区化,努力使好的学校和薄弱学校相融合;建分校、老师流动、生源均衡、资金调拨、办学条件倾斜、老师职评导向均衡化带动义务教育各校均衡。重点高中50%名额提供到校额到校。
每一位中国的年轻父母在追逐教育的均衡和公平的同时,不妨用更理性和发展的眼光,寻找最适合自己孩子的全面成长道路。

再让我们回到出发点:我们为什么送孩子上学? 答案一定林林总总。
我想到的答案是:让孩子成为“能够感受到生命喜悦的人”,成为“能够对自己满意的人”。成为“对他人对世界有独特价值的人”。这三个目标没有先后,它们并列而互相影响,在一定程度上互为因果。
先看到目标,就能看到路。当我们看到路,确认那是我们要走的路,还会因为眼前目所能及的那一小段平坦或者坎坷而焦虑困扰挣扎吗?
目标既定,只需要全力以赴地去做就好。

不管是做了什么样的选择,决定接受什么样的安排,六年级的重要功课之一是:建立合理的心理预期,为下一步的行程养精蓄锐。
理性面对小升初这个人为的激荡冲撞时期,迅速回到“学习是自己的成长,成长是一生的功课”这样的意识上来;不因物喜,不为己悲;理解人生是马拉松,不以阶段的好或歹论英雄;为了让自己最快进入下一个中学阶段的持续而有兴趣的学习,锻炼和积攒自己最有价值的“学习力”。
对“学习”二字的自定义,才是小学毕业真正的成绩单。在这个意义上,我期望每一个孩子都有好成绩。

最新评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